谢你赠我空欢喜

臆想症


送给我的亲爱的@很酷不聊天 的生贺,希望你会喜欢
嗯…看完你还是要爱我的
就这样,不接受反驳,哼~







“害什么羞,转过去,抬高点,自己用手把屁股掰开点。”带着口罩的医生露出大大的眼睛,不耐烦的拍着前面撅着屁股的人的大白屁股。

努力撅着屁股的人耳尖充血的通红,难为情的用加大自己手上的力量。

“噗儿。”一紧张放了一个屁,撅着屁股的人彻底羞红了脸,拽起裤子系好皮带,整理好衣服。

“那,那啥,周医生,我,我……”

“检查完了,去隔壁做前列腺检查吧。”被称为周医生的人大手一挥,往门口方向喊,“下一个,下一个是谁?许昕?病人呢?”

“他,他…”被指着让出去的人揪着衣角,三步一回头的走到门口,却又磨磨蹭蹭不愿往出走。

“你挡着我病人了。你快出去,叫许昕进来。”周医生有点生气,眼睛瞪得大大的。

“周…”还与门做着斗争的的人话没说完,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只手指修长的手伸进来,拎着堵在门口的人的衣领,“小胖儿,你又跟周雨玩呢?”

“啊…”像是被戳破心事,被拎着衣领的樊振东一脸尴尬。“周,周雨说他无聊,我就寻思陪他玩玩。昕哥,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我跟谁说?跟他还是跟…”许昕突然指着门口探进来的脑袋,“方博!过来!这游戏是不是你给周雨提的?”

穿着病服的圆脸男子怯生生的走进来,一双大眼睛瞟向周雨。“我……”

“昕哥,昕哥,”樊振东赶紧把方博拉到自己身后,“真不怪博哥,是,是…我!都是我想出来的!”

方博扯着樊振东的衣角,“小,小胖,我是不是又惹许大夫生气了?”越说声音越小。

“没有,博哥你别想太多。”樊振东瞪了许昕一眼。被瞪的人认真的看着病历夹,丝毫没被这边影响。

“行了行了,小胖啊,你赶紧给他俩收拾下,吃药时间到了。”许昕放下病历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



“昕哥,你对他们也太严厉了点吧…”樊振东盯着周雨和方博吃完药,收拾好东西来到办公室,不开心的和坐在桌前的许昕说。

“小胖,你要认清你的身份。你是医生,不是慈善家。你的责任是医治好他们,而不是给他们什么美好幻想。”许昕的目光仍留在电脑屏幕上,看也没看樊振东一眼。

“昕哥!”樊振东有点急了。他是精神院新来的新生,还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期待,又或者说,他来的第一天,就被那个眼睛大大的仿佛会说话的病人所吸引。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纯真而又灵动,根本不属于在这里住院的病人所拥有的。

樊振东争取到对这位病人的专属负责。在治疗的期间,樊振东了解到,周雨是两年前和方博一起被送来的,送他们来的人除了留下一笔可观的钱,再没留下什么。周雨和方博,被诊断换有臆想症。

臆想症。樊振东合上周雨的病历夹,叹气。周雨,多好的一个…病人。他总不信周雨的病症,他多次和许昕悄悄讨论这事都被许昕冷眼的拒绝交谈。

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关心。许昕总这样对他说。

那…你知道,知道…。知道那个圆脸的病人,对你有不一样的感情吗。这句话樊振东始终没问出口。

他怎么知道的?周雨告诉他的。周雨拽着他躲在病床上的被窝里,周雨打开手电筒,眼睛瞪得大的吓人,认真又严肃的捏着他的脸,说,小胖子,小圆脸喜欢许昕,你不可不许告诉别人,不然我一枪给你爆头,知道吗?樊振东脸上惊愕的表情令周雨满意的翻开被子。





周雨的臆想症最近越来越严重了。之前几天犯一次,现在,一天能犯好几次。每天都有不同臆想出来的。

可周雨臆想最多的,是他拿冠军,拿世界冠军,大满贯。

“小胖小胖。”周雨坐在病床上,晃动着的小腿在宽大的病服裤里空荡荡的,进来给他拿药的樊振东盯着周雨赤裸的脚踝发愣。“小胖小胖,”周雨朝他招手,方博坐在旁边的病床上也满脸的开心。

“雨哥,”樊振东放下药,往周雨的保温杯里倒了些热水,试了下温度,刚刚好。这保温杯是他给周雨买的,白色杯身,正面是一只咆哮的豹子,另一边是一只圆滚滚的小熊猫。“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胖儿,我拿到冠军了,世界冠军!”周雨眼里闪着光,放下樊振东递给他的保温杯,“世界冠军!小胖!”

樊振东温柔的看着周雨,“啊,那恭喜雨哥了。”说着摊开周雨的手掌,把药放在周雨的手心,又端起被放在床头柜上的保温杯,塞进周雨的另一只手。

“你还要恭喜你博哥。”周雨咕咚一口吞下五颜六色的药片,喝完杯里的水,随手一擦嘴巴,等着樊振东从衣兜里拿出大白兔奶糖。

“博哥也拿了世界冠军吗?”樊振东收好周雨吃完的糖纸,把方博的药拿出。

“你博哥拿大满贯了!大满贯啊!老厉害了你博哥!”周雨越说越兴奋,嘴里吧唧吧唧的咬着糖,眼睛仿佛闪烁的星空。

“嗯。”方博点着头接过樊振东送来的药和水,“拿了。”

“博哥,快快!”周雨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跳下病床撒着拖鞋蹦跳到方博床边,“快去告诉许昕!”

“那多不好意思啊。”方博羞涩的低头,“许,许昕,我还是不了吧。”

“别呀,博哥。”周雨拽着方博就往外面跑,“多好的机会呀,就现在去!”方博被周雨拖拽着往外走,脸上一半羞涩一半期待,还有一点欢喜。

“雨哥!昕哥今天没来!”樊振东反应过来追上周雨和方博,“他今天没来,你们不用去了。”

“他干什么去了?”方博提高了声音。

“昕哥今天结婚啊…”意识到不对,樊振东闭上了嘴。“雨,雨哥?”樊振东突然有点害怕的朝周雨看了一眼。

“方博你别难过,这个许昕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咱们不理他。”周雨瞪樊振东一眼,呲着牙像是生樊振东的气,“要不,我把这个小胖子给你吧。我最喜欢的,给你了,你可不能再不高兴了啊。”

“雨哥?”

“咦?你是谁?你是不是他们派来刺杀我们的?博哥快!”周雨拉着方博一把推开冲他傻笑的樊振东,跑出病房。



评论 ( 36 )
热度 ( 38 )

©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