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你赠我空欢喜

桃花劫(上)

嘻嘻嘻,谢谢糖糖
三月是个桃花开的时候

低聚糖:

给我润润的生贺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文笔渣,ooc, 但爱92的心纯纯哒,欢迎勾搭


        江浙一带一直流传着一句话,问卦求签,泗阳城边。泗阳城东边住着一位神算子,卜生问死,无卦不灵,姓方,单字博,人送外号----方神算。
        
        这方神算初到泗阳之时,便以城中养猪大户陈家的阿花这胎能下10个猪崽的神卦,一炮打响。自此之后,十里八乡,寻前途的,问姻缘的,络绎不绝,踏破了方神算家的门槛。名气大了,总不免有人怀着腌臜心思为难人。


        南边山上的山匪头子盯上方博很久了,几次三番请方博入山,方博正经门派出身,怎愿落草为寇,就屡次使计挡了回去。
       
        山匪哪是有耐性的主儿,最后一次吃了闭门羹后,直接招呼手下喽啰砸了方博的摊子,抢了驴,烧了茅草屋。没了吃饭的家伙事儿,方博抱着头围着烧得黑黢黢的屋绕了十好几圈,最后一屁股坐地上,从怀中掏出一块铜钱形的物件,双手摸索了许久,低声道:"对不起啊,解了这次的急,我向继科儿讨个上好的锦匣给你住。"说罢,便拔腿往西去了。


        泗阳城西店铺寥寥,唯有一家当铺坐落于此,当铺名叫八一,说到这八一的由来,只知当年这铺子青黄不接之时,掌柜王皓偶遇一肖仙人,仙人卜了一卦,劝王掌柜将饭馆改成当铺,又赐名八一,果不其然,时来运转,生意兴隆。王掌柜大喜不已,尊肖仙人为恩人,要留肖仙人在家侍奉以报大恩大德,第二天去接仙人时,仙人已走,只留下一个救命锦囊,又附张字条嘱明交给当铺二当家周雨。


        这周雨此刻正蹲在自家当铺门口,托着腮盯着在门口晃了半个时辰的小圆脸,眼睛从东往西,从西到东打了好几个转转,蹲累了就换个姿势继续用他那双大眼看小圆脸。

       这方博好玩儿,不就是当个东西嘛,跟卖身似的。


         周雨想着随抬头看了眼日头,快到打烊的时候了,便高声喊到:方博儿,我们这又不是欢馆,你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你进不进,不进关门啦?


       方博这边被大嗓门吓得一机灵,索性狠了心,呛声道:谁怕啦,也不看看爷是谁?再说了就算是欢馆,你周雨是这馆里的小倌,还怕你不成,爷照样能把你干翻天,信不信?前面带路,爷要当东西!


        周雨把人引到屋里,端端正正坐在柜台后面,架着掌柜架势划拉几下算盘,翻翻账本,等了半天也不见对面人搭腔,憋不住开口打趣到:"那不知道方先生要当什么好物件,本店最近新进典当算命先生的买卖,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交易达成还送本店二当家附带一进院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要不要考虑一下。"


        方博看着怼脸前面深情款款的大眼睛,心里这个气,踏马连东城王二麻子的狗都知道你觊觎我的屁股,今儿我要把我交代到这儿,我怎么对得起师祖师宗,我师傅咋抱大孙女,我邱哥咋当叔叔,伸手把眼前让人心乱的脸一把糊走,"你别跟我这儿扯皮啊,我着急得很,你看看这块玉,给个实在价。"


         方博一把抓过周雨的手,把东西轻轻放在周雨手心里,"你可得给我加小心呀,我以后定要赎回来的,这玉于我比命都重,以后娶媳妇全靠它。"


        周雨把玩着手中的玉,玉身有棋子大小,通体温润,上有皎月之雕刻,月中有一孔,打远一看,如一枚玉铜钱,雕工精细,堪称极品,可是。。


         "这玉确是极品,可是这玉原本应是成对,不知道这配对尚在何处?"


         你敢说在你相好那里我就把它砸了,周雨笑眯眯的看着方博,心里却已经忍不住想象方博和他的另一半,两个人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心中止不住一阵邪火。


        "不知道,不是说了吗,我得靠它找媳妇,找,懂不,就是现在媳妇还没影呢,反正肯定在我媳妇那儿呢呗,算了,我给你扯这么多干嘛,出个价吧。"


         周雨看着方博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手,心火更甚,将玉还给方博,"500两,如何?"


         "五、五、 五百两,今儿太阳打哪儿出来的,你周雨还有喊出五百的时候,可你这当铺有这么多银两吗?空口打白条可不行啊。"


         "我这柜上现在确实没这么多银两,我先给你一百两定钱,等明日我从钱庄提来银票付给你,到时候一手交钱––"


        "一手交玉,成交!"


        说罢方博便伸手去拿周雨手上的银票,却被周雨反手一晃抓住手腕拉到身前,另一只随后不安分的黏在方博后腰上,随着脊椎节节直上,用手指细细数着心上人的骨节,他想象到这粗布衣服下触感美好的肌肤,情动时沿着这道浅浅的沟舔吻的汗水,和因痛楚和快感而绷紧颤抖的肌肉,食指轻轻点在方博的后颈上,


        "可是,我这100两也不是小数,要是你今天拿着定钱,明天拍拍屁股跑了,我不就亏大发了?"


         方博也顾不得后颈上让人心猿意马的手指,就着姿势拍拍眼前人的背,"你放心,我跑不了,这些钱根本不够我回山东的,而且我方博向来言而有信,不会做这等缺德事的,不行,你今天把我留你这看着不就行了,在你眼皮子底下你总得放心了吧。"


        语毕,看着眼前人因为他一席话而笑成一朵花的人,脸不争气的红了,论大眼睛,我也有,咋他用大眼睛一看我,我就这么稀罕他呢。


心怀鬼胎。


        晚上方博就留宿在了八一当铺,中间如何与当铺二当家关于睡不睡一个屋和没人睡会怕黑的问题斗智斗勇的过程暂且不多表,毕竟说起来大多是狗都不吃的玩意儿。


        等方博屋里灭了灯,周围草丛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动静,不一会儿从丛里钻出一个黑衣人,猫着腰留到方博门前,左右探了探,四下无人,便将窗户捅了个洞,把一个细竹筒伸进洞内一吹,闪身进了门,连人带玉准备一股脑带回山里,自家老大盯上这小圆脸子很久了,如今连人带玉献上,这山头二把手岂不是唾手可得,正乐着往外走,一抬头,就被周雨和樊振东堵在门口,脑里转了三转如何脱身,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见一句:小胖儿,随后就被樊振东一掌糊了脸,眼前一黑昏过去了。


         "雨哥,你说那山匪头子没脑子,他手底下的人怎么脑子也糊啊,也不瞅瞅这是哪儿。"


         樊振东踢了踢瘫在地上的小贼,扭头准备向他雨哥邀个功,救嫂有功加上打听消息精通,这次是不是能多讨点好处,扭过头以后他就后悔了–––方博全身瘫软的嵌在周雨怀里,双手搭在周雨肩上,嘴巴贴在周雨脖子上嘟嘟囔囔,再看周雨,一双手笼在方博身上,双手自上而下缓缓滑动,低声应着方博,全然没听进去。


         樊振东一向自诩是个有眼力价儿的人,现下这情况,绕是他也有点对付不来,但转念想想,他雨哥床下面那些画册书籍,和半夜尿急起夜听见的他雨哥的梦话,脑里灵光一闪,抄起小贼,头也不回的走了。


        良宵难得,需及时行乐,雨哥,明天给你炖十全大补汤。

评论
热度 ( 48 )
  1.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低聚糖 转载了此文字
    嘻嘻嘻,谢谢糖糖三月是个桃花开的时候

©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