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你赠我空欢喜

三月和你。

感谢厉厉~啾咪
三月最适合谈恋爱啦,不过不要生病哟

风厉:

cp:昕博


冒充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生贺!


祝小天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p:昕博。


千字短打。片段灭文大法好!
小仙女们都要好好对自己,不要生病了昂~


意识流  &  OOC  & 没文笔  &勿上真主。


以上,感谢阅读。


零壹


今年的三月是春冬缠绵的一个月。冷风刮过去又吹回来,又是一时流感盛行。


鉴于往时的经验,许昕提前前后忙活怕爱人着了凉。谁承想,今年倒是自己中枪了。


周六早上八点半,抬手按灭了闹钟。脑袋沉得不行。顺手起床头桌上的水,胃里一下子冰凉,清晰地感到喉咙已经肿起来。舔舔依然干裂的嘴唇,脑子里发着懵。


方博被这一阵动静吵醒了些,拽着他胳膊就要往怀里去。被他的长胳膊一下子止住动作。嗓子哑得吓人,“我感冒了,别传给你。”


怀中人没再动作,几秒钟后猛地坐起来,把手糊他上脑门,又摸摸自己。


“幸好,没烧起来。天天叫我喝水喝水,怎么倒不知道顾着自己。”


声音也有些哑,但不至病态。说着撩开被子,只是动作幅度比平时小了不知多少。


自觉地踩上拖鞋,又扭过身子把被子掖了掖,伸手把手机够到手里。“我去给你煮粥,你再睡会儿。”


窗帘被拉开,天蓝得很干净。许昕把手垫在都后面。


方博正好回头,揉着眼睛道:“别瞎出来溜达,我把外面窗子通通风,饭好了叫你。还笑,笑啥笑,都感冒了还笑,心怎么就这么大......”


剩下的声音被木门关合的声音截在外头。许昕觉得,感冒真好。




零贰


方博叫他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卧室的卫生间洗漱完毕。客厅里刚通过风,空气清爽极了。新换的桌布有阳光的味道。


许昕重新洗了手,把手上的水都摸到方博的条格睡衣上。浅灰和白相间的的肩背处,小小一片变成深色。


果不其然收到对方嗔怪的眼神,从善如流地笑出几对括号。洗手不擦素来是方博的小毛病,次次都摸到人体毛巾上。当然,在许昕眼里,这是专属的撒娇方式。


恃宠而骄。


许昕故意咳了一声,眼睛里闪着光。不出意料地看到方博的眼神里填满毫不掩饰的担忧与心疼。又给他披上一条小毯子,再转身走进洗漱间。


他知道方博总会纵容他,即使在平时。他们总是互相纵容的,更何况他可感冒了。


是了,恃宠而骄。




零叁


许昕坐在沙发上,看着方博把脏衣服和换下来的被单枕巾扔进洗衣机。平时都是两人一同完成的。今天刚插上洗衣机的插销,就被方博勒令坐过来。实在难受得紧,他没再推辞。


随手打开电视,不知道在放什么老电影,中文配音字正腔圆,暖气还有不小的余温,方博的拖鞋在地上提提踏踏,病毒还在和白细胞争斗着,一切的一切令他昏昏欲睡。


洗衣机已经开始滚动,他靠着沙发上的软枕头,哑着嗓子含含糊糊喊爱人的昵称。清晰地感觉到沙发陷进去,白瓷的杯子递到嘴边。


嘴里还喊着水,“嗯哼哼哈呼。”


你过来歇会儿。


方博居然听懂了,接过喝干净的杯子又端着暖壶倒满了。


“我马上,干完这点。”


抬起屁股要走,被人一把拉住,撞进热乎乎的怀里。他试着挣扎两下又没了动作。


电影里的主人公似乎在争吵。调小了音量,拱了拱找到个舒服的姿势窝好。洗衣机到了时间,“滴——滴——”地嚷起来。


管它呢,大好时光,不如睡觉。


嗯,感冒真好。


你在,真好。


————————没了。————————


小天使们都要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呀!
还有,来互动啊!(*σ´∀`)σ

评论 ( 4 )
热度 ( 24 )
  1.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风厉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厉厉~啾咪三月最适合谈恋爱啦,不过不要生病哟

©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