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你赠我空欢喜


周雨被突然长出的智齿疼的睡不着。

白天就开始疼了,明明前一天都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打着球就疼起来。

钻心的疼。

下午的时候方博问他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方博说,我听说智齿疼起来要人命。

周雨问要人命的疼是有多疼,方博挠着头说,大概跟打封闭差不多?

周雨在床上翻来覆去,像一条被扔进油锅里的鱼。

嘶。周雨咽下一口口水,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疼,真的疼。

第二天周雨抽空去医院,挂号,拍片。医生拿着片子说,智齿,上下都有,得拔,不然反复发炎,还是要疼的。你想什么时候拔?

周雨问拔智齿疼不疼。医生说,打麻药,不疼,晚上会有出血症状,疼一下。

周雨捂着腮帮问医生,拔这个智齿得多久啊。医生说时间不长,很快,你要是今天不想拔了,改天想拔了就直接来挂号。

你想什么时候拔?医生问周雨。

现在就拔吧。周雨按照医生的指示躺下,张开嘴,啊…

拔了吧,这钻心的疼。

拔了吧,这钻心的喜欢。




如果喜欢樊振东的情愫也能这样拔掉就好了。

周雨嘴里塞着棉花,看着托盘里血淋淋的智齿。

医生,我能带走吗?

评论 ( 40 )
热度 ( 40 )

© 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 Powered by LOFTER